肉的代价:欧洲农场动物碳排放多于汽车
2020-10-13 中国绿发会 易碳家
编者按: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近日,编者注意到一篇关于欧洲农场动物碳排放的资讯,强调饮食结构与碳排放的紧密联系。通过改变日常点滴来应对气候变化危机,这与绿会长期倡导的“人本解决方案”(HbS)不谋而合。因此,编者将此文分享如下,供读者参考。
 
 
卫报:假如再不注重牲畜的温室气体排放,巴黎协定恐难以达成砍伐森林,生产饲料是牛产生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原因。 照片:JensBüttner/ dpa

砍伐森林,生产饲料是牛产生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原因。 照片:JensBüttner/ dpa


 
根据最新数据,在计算饲料的间接碳排放贡献之后,欧洲的牛,猪和其他农场牲畜每年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整个欧洲汽车和货车所产生的温室气体都要多。
 

 
在过去的十年中,欧洲肉类和奶制品生产不断增长,农业也成为了更大的碳排放来源。尽管气候政策中频繁提到可再生能源和减少交通排放,但减少粮食和农业对气候影响的举措却并没有跟上节奏。
 

 
2018年,欧盟农场(包括英国)的牲畜每年造成约5.02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主要来源为甲烷。相比之下,同年欧洲汽车和货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6.56亿吨。但是,一旦计入间接温室气体排放量,包括种植动物饲料砍伐的森林,为种植玉米大豆投入的大量化肥等等因素之后,每年的农场动物总碳排放量便多达7.04亿吨二氧化碳。欧盟的肉类和奶制品生产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增长了9.5%,换算下来,每年的排放量增加了6%,即约3,900万吨。这相当于在路上多出来了840万辆新车。按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欧洲不可能实现《巴黎协定》中减少温室气体的义务。
 

 
相关环保组织表示,政策制定者必须控制牲畜数量,否则将无法达成碳减排目标。其发言人提到:“欧洲领导人对畜牧业于气候的影响已经避而不谈很久了。” “科学道理很明白,数据也很清晰:如果政客们继续支持肉类和奶制品的工业生产,大型气候崩溃就会来临。农场动物可不会停止甲烷的前后释放——减少碳排放的唯一方法是减少动物的数量。”减少密集化畜牧业后,欧洲每年将减少约2.5亿吨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欧洲11个排放最低的国家的排放总量。
 

 
英国全国农民联合会的一位发言人说,农民正在采取行动,争取在2040年前实现碳中和:“如果要实现碳中和目标,我们必须减少所有温室气体的排放。” “在保持生产力的同时,改善我们草地的碳储存,生产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是提高生产力的关键。”
 

 
文中提到,相关非政府组织也在呼吁终止对工业规模动物养殖业的公共补贴。这项政策不太可能获得农业组织的青睐,但政策制定者也会承受压力,思考他们怎么才能不进行大规模农业改革,又实现欧盟的气候目标。
阅读
广告
下载

易碳家APP

碳市场资讯、行情,让您炒碳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