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碳中和看气候管理与金融投资轨迹
2021-02-14 诺亚财富 易碳家
2020年9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国将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简称30·60目标)。这是中国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历程中的里程碑事件,它极大加速了中国的绿色低碳转型。
 
今天我们的ESG科普就来聊下“碳中和”这一热词,以及跟它相关的气候管理和金融投资轨迹。
 
近些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从世界上最大污染制造者到最伟大的环境保护者之一的转型过程中。此次中国的 “30·60目标”碳中和承诺,在国际上被认为是《巴黎协定》在全球实质性落地的重要推动力;在国内也燃起了全民关注气候治理,更带动了ESG投资持续升温。

全球气候治理:从《巴黎协定》到新冠疫情
 
在聊“碳中和”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来了解下《巴黎协定》。这个在美国新总统拜登在宣誓就职当晚宣布重返、此前特朗普闹着退出的《巴黎协定》到底是啥组织?
 
简单说来,《巴黎协定》全名也叫《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是2015年12月联合国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次年4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纽约宣布178个国家签署生效的气候变化协定。
 
协定核心目的,是对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长期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
 
在《巴黎协定》之前,1992年也有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还有《京都议定书》,但是这些都未形成全球性实质性行动。
 
为什么《巴黎协定》能够一举形成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格局?实在是,气候难民危机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全球命运共同体下,全球必须同仇敌忾,共同行动,才有希望。
 
当前,全球各国主要经济大国均加入了该协定,都在为实现碳减排而努力,中国于2016年9月正式成为缔约国。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让《巴黎协定》更受关注。它证实了,原来这个世界真的会因为气候变化、造成动物病毒入侵,从而超出人类控制。
 
再加上疫情也带来了1939年大萧条以来最强烈的经济震荡。各国政要们,也都被逼承认,气候危机再不是一个遥远的,与己无关的事。必须对气候变化、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提出举措,因此纷纷提出碳中和计划。从这个意义上,人类或许真的没有浪费这场危机。

碳中和:从概念理解,到实现逻辑
 
接下来我们来谈碳中和。
 
温度持续上升,是事关每个地球人的事。因此全球各国才有意识要将全球温升稳定在一个给定的水平。这意味着全球“净”温室气体排放需要下降到零,也就是说,进入大气的温室气体排放和吸收的汇之间需要达到一种收支平衡,这个平衡点就是我们所谓的中和或净零排放。
 
又因为人为的温室气体排放大部分是二氧化碳,所以世界各国提出的中和或净零排放目标也通常用碳指代温室气体。这就是碳中和,净零碳排放说法的来源。
 
目前全球在描述气候管理的时候,常用的主要是四个名字:气候中和、碳中和、净零碳排放、净零排放。较真起来,这些词在系统标准之间略有区别,但本质上都是为了应对全球气候风险,在中国我们习惯用碳中和或净零碳排放。
 
自去年9月中国提出了30·60目标之后,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将 “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纳入政府2021年八大重点任务之一,碳中和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热词,很多企业都开始实施自己的净零碳排放计划,其中就有科技巨头腾讯。1月12日马化腾朋友圈谈到腾讯用科技助力实现0碳排放时,说“很难,但总要努力”。 
 
怎么个难法呢?对于企业而言,碳中和意味着本企业、团体要在一定时间内,拿出措施,使出绝招,一手要拿出巨大预算去迭代升级低碳排放设施或技术,将其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尽量降低;一手还要采取行动,实现碳补偿,即用植树造林等手段增加碳被吸收,如此实现正负抵消,实现 “零碳排放”。
 
可是真的让每个企业真的去动手“植树造林”是不可能的。那怎么努力才能实现碳中和呢?
 
第一步:计算碳足迹。建立低碳管理体系,要从建立企业自身的碳数据库开始,对企业所有生产业务可能造成的温室气体来源,进行排放源清查与数据收集。这是实现碳管理根基。
 
第二步,减少碳排放。有了碳足迹数据,再针对所有来源采取控制措施。
 
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类型企业差别很大,例如煤炭产业,本身是污染制造业,实现碳中和的过程基本等于是革“命”的过程;而对于腾讯这样科技企业亦或诺亚财富这样的金融服务业而言,则相对容易上路。以诺亚为例,因为主营业务既不直接增加大量碳排放也未能产生足够的碳吸收,因此我们主要做好自己的同时,努力推进责任投资。公司从5年前就开始,采用绿色办公,主要措施就是增加预算,迭代升级办公场所使用节能减排的绿色设备、实施无纸化办公;2019年下半年开始在公司业务端,实施数字化战略,升级科技能力,实施全流程线上服务、减少线下会议及差旅,从而实现碳减排;2020年4月28日诺亚与歌斐资产双双加入PRI,宣布将对标国际标准朝向负责任投资奋进。
 
第三步,实现碳中和。既然不能通过直接的植树造林实现中和,那么目前企业实现碳中和,通常是通过购买碳汇——也就是购买那些通过植树造林、森林管理、植被恢复等措施,利用植物光合作用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固定在植被和土壤中,从而减少温室气体在大气中浓度的企业或国家的碳吸收额度,来间接实现自己的碳中和。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企业实现碳中和的最后一步,是通过购买碳汇,也常被诟病为是花钱了事“碳转移”。
 
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在全球范围内,从可持续发展到气候问题,再到碳管理,最后都会指向金融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全球金融体系对ESG话题无比敏感,也更为先行的原因所在。

碳中和下,金融投资的绿色轨迹
 
有一种说法,之所以那么多国家相继响应《巴黎协定》设立零排放目标,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再生能源价格越来越低廉,这彻底改写了碳减排成本计算方式。——也就是说碳中和再不是贵到让人望而生畏,难于上青天不敢上路了。
 
确实如此,当前世界上大部分的新建发电站,都是采用风能、水能以及太阳能,它们比化石能源发电成本更低。
 
根据2020年10月,政府间组织国际能源署(IEA)得出的结论,目前顶级太阳能发电系统堪称“史上最便宜的供电源”。
 
相信随着全世界各国,加大在风能、太阳能和电池领域的投入,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将会继续下降,终有一天会完全取代煤炭和天然气发电。那时候,也就靠近真正实现全球脱碳的目标了。
 
同样,企业跟随国家导向、实施碳中和,同样源于强大的财务动力,和碳风险管理衡量。
 
金融市场早已看到这个逻辑,并付诸行动。试想,如果石油开采或煤炭发电上的新投资还没等收回成本就已经失去存在价值,那这种投资还有必要吗?投资组合里也许根本不应该有碳风险!
 
现实也是如此,202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巨头特斯拉以及中国的蔚来企业,这一年股价如火箭般飞升,再看看曾经是市值最高的能源公司埃克森股价一直惨跌,都跌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这些现象和趋势也在倒逼,全球巨头企业和金融投资机构,必须财务决策中纳入气候变化风险因素,朝向绿色靠拢。最近的案例就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贝莱德在2021年宣布将启动投入50万亿美元去在未来实现“净零碳排放”。
 
最终的趋势,是所有的企业和投资机构都将在国家监管要求下,被强制要求采取向零净排放转型的必要步骤,并用数据结果证明。
 
终有一天,每个国家、每个企业、每个人都可以实现碳中和,那时我们生活的就是一个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世界。
 
(作者为诺亚控股集团资深品牌总监、集团ESG战略工作小组成员 潘华)
阅读
广告
下载

易碳家APP

碳市场资讯、行情,让您炒碳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