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碳市场的总体架构
2021-07-21 信达证券 易碳家

理想条件下,全球形成统一碳市场通过在不同控排主体、不同行业、不同国家之间碳配额的充分交易,实现碳排放权在全球的最优配置,同时形成最低成本的减排路径。

   排放总量的确定:基于温升控制目标确定全球剩余碳排放预算,然后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等因素,确定年度排放总量限额。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测算表明,若希望将全球温升控制在1.5°C以内(50%以上概率),剩余碳排放预算约为580-770 GtCO2,然后可结合经济社会发展、技术条件等因素,确定年度碳排放上限。

   碳配额的分配:基于一定原则,将全球年度排放总量限额分配至各个国家,各国进一步分配至各个控排主体。国家碳配额的分配可综合考虑历史排放水平、人均排放水平等因素进行分配;国内碳配额的分配可基于历史排放、行业平均排放强度、拍卖等形式进行分配。

   碳配额的交易:将全球所有控排主体纳入统一的碳交易市场,使其能够直接、充分地进行碳配额交易,以此最大程度降低减排成本。

三方面因素限制了理想条件下的全球统一碳市场的形成,约束了其发展形态。

   一是碳配额在国家之间的分配面临巨大争议,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全球碳配额交易市场或难以形成,国家/经济体之间或仅能够通过一些国际减排合作机制,开展有限的碳信用交易。从碳配额分配的可行性看,若要满足1.5°C / 2°C温升控制目标,根据IPCC测算,全球碳排放需要立刻下降,争取在2050/2070年左右实现碳中和,但实际上全球碳排放至今仍持续保持上升(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除外),全球碳配额总体不足背景下,难以向各国分配碳配额。从历史经验上看,《京都议定书》设置了联合履约、排放贸易、清洁发展机制开展国际减排合作,其中排放贸易机制下的国家分配单位(Assigned Amount UnitsAAUs)类似国家碳配额,但其交易远不及清洁发展机制下的经认证减排单位(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CERs)交易活跃,从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在国家之间推行Cap & Trade减排模式存在极大阻力。《京都议定书》下的国家碳配额交易仅面向发达国家,其执行情况尚且如此,若要面向全球所有国家,其难度可想而知。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增长情况               

资料来源:UNEP,信达证券研发中心  

IPCC所建议的全球减排路径           

资料来源:IPCC信达证券研发中心  

   二是减排初期各国成本差异巨大,大量控排企业进行国际碳交易有可能扰乱国家的经济、产业部署,构建国家/经济体层面的碳市场并以此为主推进碳交易,或为更加现实的方式。碳市场寻求碳排放权的最优配置,而国家发展需要考虑产业链完整、就业情况等多方面因素,二者或难以完全契合。因此,以国家/经济体碳市场为主,在考虑产业结构要求等条件下引导控排企业减排更加切实可行。这种模式虽然有可能损失一部分效率,但国家将获得宏观调控自主性。

   三是国际碳市场、国家/经济体碳市场难以一次性覆盖所有排放源,在发展初期国家/经济体内部可能还会存在一些小型市场,作为前者的补充。如欧盟碳市场主要覆盖电力、工业等部门,德国碳市场覆盖建筑、交通部门,实现对欧盟碳市场的补充。

在理想情景下考虑现实约束,我们认为全球碳市场将主要包括国际碳市场和国家/经济体碳市场两个层面。国际碳市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主要开展碳信用交易,且交易规模较为有限。国家/经济体碳市场是主体,作为各国推进减排的重要政策工具;国家/经济体碳市场内部,可能存在一些小型市场,主要覆盖前者未涉及的行业、领域。国家/经济体碳市场之间,碳定价水平的差异影响产品竞争力并可能导致“碳泄露”问题(碳泄露是指对于严格减排的国家,其国内一些产品(尤其是高耗能产品)生产可能转移到其他未采取严格减排措施的国家,导致前者减少的碳排放,将会被后者因产业转移带来的新增碳排放而抵消)。这将会产生两种影响:一是不同国家/经济体碳市场进行连接,市场交易将拉平二者碳定价水平,商品在生产环节即支付相同的碳成本,之后可开展自由贸易;二是高碳定价国家通过构建碳边境调节机制(碳关税),在国际贸易环节拉平进口商品与国内商品的碳成本。

全球碳市场的总体架构      

资料来源: 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信达证券研发中心

阅读
广告
下载

易碳家APP

碳市场资讯、行情,让您炒碳无忧!